• <tr id='NyZFoa'><strong id='NyZFoa'></strong><small id='NyZFoa'></small><button id='NyZFoa'></button><li id='NyZFoa'><noscript id='NyZFoa'><big id='NyZFoa'></big><dt id='NyZFoa'></dt></noscript></li></tr><ol id='NyZFoa'><option id='NyZFoa'><table id='NyZFoa'><blockquote id='NyZFoa'><tbody id='NyZFo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yZFoa'></u><kbd id='NyZFoa'><kbd id='NyZFoa'></kbd></kbd>

    <code id='NyZFoa'><strong id='NyZFoa'></strong></code>

    <fieldset id='NyZFoa'></fieldset>
          <span id='NyZFoa'></span>

              <ins id='NyZFoa'></ins>
              <acronym id='NyZFoa'><em id='NyZFoa'></em><td id='NyZFoa'><div id='NyZFoa'></div></td></acronym><address id='NyZFoa'><big id='NyZFoa'><big id='NyZFoa'></big><legend id='NyZFoa'></legend></big></address>

              <i id='NyZFoa'><div id='NyZFoa'><ins id='NyZFoa'></ins></div></i>
              <i id='NyZFoa'></i>
            1. <dl id='NyZFoa'></dl>
              1. <blockquote id='NyZFoa'><q id='NyZFoa'><noscript id='NyZFoa'></noscript><dt id='NyZFo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yZFoa'><i id='NyZFoa'></i>
                最新公告: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關於現階段入會申請及入會辦理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2019年工作簡報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全國 ▪ 第二屆“夏青杯”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作品公 ▪ 第七屆中國(海寧)·徐誌摩微詩歌大賽擬獲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歷屆諾獎獲獎詩歌作品

                返回上一頁

                諾獎詩人——喬祖埃•卡爾杜齊
                時間:2016-12-26 點擊:

                喬祖埃 • 卡爾杜齊

                 

                190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意大利詩人、文藝∑ 評論家。

                喬祖埃·卡爾杜齊(18351907意大利詩人、文藝批評家。主要作品有詩集《青春詩》、長詩《撒旦頌》、專著《意大利民族文學的發展》等。1906不僅是由於他精深的學識和批判性的研究,更重要是為了頌揚他詩歌傑作中所具有的特色、創作氣勢,清新的風格和抒情的魅力諾貝爾文學獎

                 

                離別

                 

                三色的花兒啊,
                星星沈落在
                海洋中央,
                一支支歌曲
                在我心中消亡。

                 

                錢鴻嘉譯

                 

                古老的挽歌

                 

                你曾伸過嬰兒般小手的
                那株樹木
                鮮艷的紅花盛開著的
                綠色的石榴樹
                在那荒蕪靜寂的果園裏
                剛才又披上一抹新綠
                六月給它恢復了
                光和熱
                你,我那受盡摧殘的
                枯樹之花
                你,我那無用的生命的
                最後獨一無二的花
                你在冷冰冰的土地裏
                你在漆黑的土地裏
                太陽不能再使你歡愉
                愛情也不能喚醒你

                 

                錢鴻嘉譯

                 

                飄雪

                 

                雪花從灰暗的天際,
                慢慢飄落,
                城市裏,再也聽不到,
                呼喊聲和生命之音:
                既不聞賣菜女人的吆喝聲,
                也沒有轔轔的車聲,
                更聽不到愛情的歡唱,
                青春的歌曲。 

                沙啞的鐘聲,
                從廣場塔樓響起,
                一下下在空中哀鳴,
                像發自遠方世界的嘆息。 

                飄泊無依的鳥兒
                撲擊著暗沈沈的玻璃窗,
                知友的亡魂 此刻回到我的身旁。 

                哦,親愛的,不久, (你平靜下來,狂野不馴的心啊)
                要不了多久,
                我即將趨於沈寂,
                在陰暗的地方安息

                          
                錢鴻嘉譯

                 


                五月花

                 

                從未有更為寧靜的夜的安詳
                受到閃爍星辰的迎迓
                於潺潺流水透明水波的邊涯,
                而露滴搖晃於牧場的青草上,
                古老、流浪、孤獨的月亮
                突破峰嶙山崗投射的陰影。

                濕氣迷蒙、貞潔、樸實、蒼白的月呀
                穿過深夜溫熙柔和的空氣上升
                從林中空地和松樹密布的山崗?
                看來像是處女星的競爭對手
                少女在牧場的青草地上守夜,
                柔聲細語使水波顫動起漣漪。

                水波上從未有過如此安詳
                戀人們忘情地在月下揚帆,
                我不是戀人,在草地上伸張,
                只為了月亮有這樣嬌美的光輝。
                我以為來自墓地和來自星辰的
                幽靈朋友,我看見在山崗♀遊蕩。

                啊,你們躺睡在母性山崗的懷抱,
                你們在孤寂的墓穴中,在水波之旁
                望著天上有星群接踵通過,
                你們在月亮固定的光輝照耀下,
                我又看到充斥於寂︼靜的夜晚,
                輕俏地滑過柔軟的青草地上。

                啊!我究竟看到多少我的青春
                年華在那些明亮山崗的頂峰,
                而在山腳下尋覓避難成功的夜,
                當我看到越過水波向我接近
                明燦的月亮清晰地描繪,
                那形體透過眼睛閃亮著星辰的光。

                “記著”——這樣對我說——星星
                就遮起面紗而陰影橫霸草地,
                突然間天上的月亮下沈,
                而哀怨的歌聲回響於山崗,
                單獨駐留在起浪的水濱
                我感到好像從墓穴走出夜的淒涼。

                當夜空的星辰最為密布的時候
                我在水湄快活自在,在草地舒伸,
                觀看著月亮斜傾山崗的背面。

                 

                李魁賢譯
                選自臺灣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第五卷31-33


                在秋晨的車站

                 

                啊!那些燈如何彼此追逐
                於那邊慵懶的高大群樹下。
                在泥濘的路上昏昏欲睡地散布
                燈光透過滴著雨水的枝椏。

                幽怨、尖銳而刺耳的汽笛聲
                從旁邊的引擎冒出蒸汽。
                沈悶〓的天堂,秋天的早晨
                像是巨大的鬼怪到處晃來晃去。

                這些人究竟為何,有什麽目的
                緊裹著圍巾,無聲地,急急忙忙
                走向黝黑的車〓輛?為無名的傷悲,
                為長期不能實現的希望徒然哀嘆?

                你,憂愁的麗迪亞,把你的票
                交給車掌迅速銳利的票剪;你
                把最美的年華交給時代,追求者,
                你享有的片刻,你的回憶。

                在黑色列車稽查的那邊,
                戴著黑色兜帽,走來走去,
                像影子;他們提著朦朧的手燈
                還有長長的鐵棒,而鐵器

                快速試驗剎車有如敲響喪鐘,
                拖長而哀淒的悲傷回音
                從共鳴的心靈深處感動傳送
                有如痛苦痙攣成癡呆魯鈍。

                然後門粗魯地訇然關上
                像是惡言罵;嘲弄,離別的召喚,
                最後的叮嚀,像是緊急告警;
                大大的雨滴敲打著玻璃窗。

                看那!那金屬心靈如今已清醒,
                巨怪在抖動,噴氣,喘氣,
                睜開火焰金睛,沖入黑漆的幽冥
                長長的汽笛吼聲,尖銳地呼嘯天地。

                兇猛的巨怪彎著那可怕的長尾巴,
                以大展雙翼劫奪了我的愛情。
                啊,那蒼白的臉和告別的⌒揮手帕
                然後在黑暗中消失無蹤影。

                啊,溫柔的臉虛弱成玫瑰色的蒼白!
                啊,眼睛,你的星星全部輻射著安詳!
                啊,純白的容貌,深鎖著無計量的
                陰影,斜倚著優雅的姿態!

                當你的眼神照耀我,就像熱氣沸騰;
                而在你的笑容中盛夏在心跳,
                還有六月精壯的太陽
                陶醉在清新的贈吻。

                在滿掛著栗子做裝飾的溫暖陰影間,
                吻在嬌柔臉頰上的紅潤;燦爛
                勝過任何的太陽,我的夢
                以榮光的圈環圍繞著佳美的形相。

                如今在雨淋下,在幽幽迷霧中
                我歸來,真是百感交集:
                我卷縮活像醉酒☉,我頓足捶胸
                怕只是幻影,無用的東西。

                啊,真是葉子飄脫殆盡時,
                冷清、寂靜,我心沈重;我想
                永遠包圍我四周的世界
                業已彌漫充塞著十一月。

                對失去生存意識的人更好,
                憂愁更好,濛霧愈低迷愈好,
                我要,我要魯鈍地倒下
                在安寧中永遠永▓遠靜息多好。

                 

                李魁賢譯
                選自臺灣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第五卷50-54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於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