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qivRQ9'><strong id='qivRQ9'></strong><small id='qivRQ9'></small><button id='qivRQ9'></button><li id='qivRQ9'><noscript id='qivRQ9'><big id='qivRQ9'></big><dt id='qivRQ9'></dt></noscript></li></tr><ol id='qivRQ9'><option id='qivRQ9'><table id='qivRQ9'><blockquote id='qivRQ9'><tbody id='qivRQ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ivRQ9'></u><kbd id='qivRQ9'><kbd id='qivRQ9'></kbd></kbd>

    <code id='qivRQ9'><strong id='qivRQ9'></strong></code>

    <fieldset id='qivRQ9'></fieldset>
          <span id='qivRQ9'></span>

              <ins id='qivRQ9'></ins>
              <acronym id='qivRQ9'><em id='qivRQ9'></em><td id='qivRQ9'><div id='qivRQ9'></div></td></acronym><address id='qivRQ9'><big id='qivRQ9'><big id='qivRQ9'></big><legend id='qivRQ9'></legend></big></address>

              <i id='qivRQ9'><div id='qivRQ9'><ins id='qivRQ9'></ins></div></i>
              <i id='qivRQ9'></i>
            1. <dl id='qivRQ9'></dl>
              1. <blockquote id='qivRQ9'><q id='qivRQ9'><noscript id='qivRQ9'></noscript><dt id='qivRQ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ivRQ9'><i id='qivRQ9'></i>
                最新公告: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關於現階段入會申請及入會辦理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2019年工作簡報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全國 ▪ 第二屆“夏青杯”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作品公 ▪ 第七屆中國(海寧)·徐誌摩微詩歌大賽擬獲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唐曉渡

                返回上♂一頁

                呂進:論“新來者”
                時間:2015-10-14 點擊:

                 
                在上個世紀的新時期,有三個詩歌的合唱群落:歸來者,朦朧詩人,新來者。此外,還有資深詩人。把新時期詩歌僅僅局限於“朦朧詩”是不科學的。新來者不應╱被矮化或忽略,他們是新時期重要的詩歌群落。加強研究新來者對當下新詩的拯衰起弊具有重大意義。

                 

                一、三個詩歌群落

                 

                詩人何其芳在194910月初寫過一首《我們最偉大的節日》,熱情歡呼“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隆隆的雷聲裏誕生”。新詩也在這“隆隆的雷聲裏”展開了新時代。

                站在21世紀的制高點,回望建國初期新詩的足跡,可以看到,那是』新詩在新中國的試唱期。社會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愛五星紅旗∕像愛自己的心∕沒有了心∕就沒有了生命”。(艾青《國旗》)但是,在與新時代協調步伐當中,許多從舊時代走來的老詩人最後還是喑啞了。

                20世紀50年代掀起了新中國新詩的第一個高潮,盡管帶著歷史的局限,但終究還是唱出了新的聲音。一大批新人出現了,他們是新中國的兒子,新時代的歌手,在藝術上沒有因襲的重負,吟詠新生活對於他們來說★可謂如魚得水,他們的頌歌和戰歌給詩壇帶〗來青春、朝氣和繁榮。其後,由於詩內詩外的種種原因,尤其是錯誤地處理詩與政治的關系,新詩違背了自己的文體可能,路『越走越狹窄,到了“文∏化大革命”,幾乎面臨崩潰。

                改革開放復活了中國,也復活了新詩。改革開放給新詩創造的自由活潑的環境,是建國後從◇來沒有過的。

                上個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的新時期,是新詩復蘇、探索、發展的重要時期。它同“五四”詩歌、抗戰詩歌一起構成了中國新詩發展史上的三大高峰,推出了不少必將長久流傳的名篇,也造就了一批詩歌新人。

                在這個高潮中,有三個合唱群落:歸來者,朦朧詩人,新來者。他們的不同歌唱構成了新〓時期詩歌的繁富。

                在綺麗的春天裏,一大批飽經風霜的詩人從社會底層、從被“奇異的風”卷去的地方歸來。1978年,當人們在《文匯報》上發現了久已消失的艾青的時候,一股強烈的春天氣息撲面而來。胡風和和其他“胡風案”的詩人綠原、曾卓、牛漢、魯藜、羅洛、冀汸、彭燕郊、魯煤、盧甸歸來了。穆旦、唐湜、唐祁及其他禁◤聲的九葉詩人歸來了。軍歌作者公木、資深詩人呂劍、蘇金傘、黎煥頤、胡昭歸來了。當年富有才華的年輕人公劉、白樺、沙鷗、曉雪、邵燕祥、孔孚、高平、昌耀、梁南、林希、周良沛、孫靜軒重新在讀者面前露面。《星星》全體編≡輯流沙河、白航、白峽、石天河也重拾詩筆。歸來者是一批相當成熟的詩人。他們本來就是家國命運的關註者。正如臺灣詩人評價綠原的《童話》時所說:這是“濺了血的‘童話’。”[1]過去那個扭曲的時代曾經帶給他們許多超出人們想象的種種苦難和創傷。“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2]苦難使他們深化了對現實的認知,加強了和底層民眾的血肉聯系和精神相通,“詩窮而後工”,他們迎來了創作生涯的第二個春天。一般來講,他們第二春的成就都超過了第一春。在歷盡ㄨ折磨之後,他們加強了自己詩篇的批判精神。在50年代曾經寫出過《五月一日的夜晚》頌歌的公劉,現在以一首《哎,大森林》令人震撼。詩人是時代的思想者。從張誌▲新烈士,詩人對“大森林”展開廣闊的沈思和表達痛苦的警醒:

                 

                我痛苦,因為我渴望了解,

                我痛苦,因為我終於明白——

                海底有聲音說:這兒明天肯定要化▅作塵埃,

                假如今天啄木鳥還拒絕飛來。

                 

                然而“歸來者”仍然堅守著自己的理想主義色彩和信念。他們支持改革開放←。1980年,艾青在與青年作者談話時說:“假如能夠寫出這個開放精神,就是反映了時代精神。”[3]他們相信 “啄木鳥”,他們相信祖國不會“化作塵埃”,這是“歸來者”在新時期詩壇幾個詩歌群落中的一個重要審美走向▂。像“歸來者”高平唱的那樣:“冬天對不起我,/我要對得起春天。”

                朦朧詩派和上世紀40年代出現的“九葉”派以及西方現代派在藝術上存在著呼應關系。當新詩由對歷史的反思轉向對自身的反思的時候,朦朧詩人以過去人們不熟悉的一些新奇表達方式贏得了年輕一代的喝彩。

                其實,“朦朧詩”的稱謂只是一場詩壇大爭論的產物,並不準確。可以說,“朦朧”並不是這個①詩群的基本特征。他們的許多代表性詩人及其代表作並不“朦朧”。所謂“朦朧詩人”基本上是一個“知青詩人→群”,這是一個特殊時代造就的詩群。比起“歸來者”,他們很少受過“歸來者”在受難前經歷過的建國以後知識分子的那種思想改造和再造,他們的內在視野更自由和開闊,知青生涯使他們對於“正統”的輿論持懷疑和解構的態度。他們年輕的心經歷了從相信甚至狂熱到“不相信”的過程。這是一個深刻的過程。就像食指在《這是四點零八分的北京》所唱的那樣“北京在我的腳下/已經緩緩的移動”。

                好像是在↓寫火車,其實這是一種深刻的“移動:昨天在“移動”,中心在“移動”,信仰在“移動”,“崇高”在移動。移向何處,動向何方?年輕詩人們並不清楚,這就出現了迷茫。他們在尋找,在追求,在爭論。但是,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在執▲著地用“黑色的眼睛”去“尋找光明”。舒婷在1977年寫的《這也是一切——答一位青年朋友的〈一切〉》說:“一切的現在都孕育著未來,/未來的一切都生長於它的昨天。/希望,而且為它鬥爭卐,/請把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雖然這“光明”、這“未來”、這“希望”是否屬於正統的解說,並不十分確定,可是追求是確定的。家國為上,憂患意識,這正是“朦朧詩人”和“歸來者”相通的地方,也是和中國傳統詩學相通的地方※。在藝術上,如果說,“歸來者”多數都是現實主義詩人,“朦朧詩人”卻更具現代色彩。在長期『封閉之後的中國,“朦朧詩人”使年輕讀者頗感新鮮,效仿者眾。

                在新時期詩壇上其實還有一個“第三者”:新來者詩群。在雙峰對峙的時候,“第三”往往具有重要的詩學意義和哲學意義。“第三”可以活躍全局,可以◆開拓空間,可以探尋新路,帶來新的生態平衡。現在回過頭來看歷史,三個合唱群落中“新來者”的實績其實不︾小,藝術生命其實非常持久。“新來者”到了新世紀已經屬於老詩人,但是他們中間的多數人還在歌唱,他們對中國詩壇仍然保持著影響。新來者屬於新時期。他們的歌唱既有生存關懷,也有生命關懷。化古為今,化外為中,這是新來者共同的審美向度。新來者的藝術胸懷廣,藝術道路寬,讀者群不小。

                這裏所謂的“新來者“,是指兩類詩人。一類是新時期不屬於朦朧詩群的年輕詩人,他們走的詩歌之路和朦朧詩人顯然有別。另一類⌒是起步也許較早,但卻是在新時期成名的詩人,有如“新來者”楊牧的《我是青年》所揭示,他們是“遲到”的新來者。新來者詩群留下了為數不少的優秀篇章。

                新來者是時代的守望者,因循守舊,拒絕探索,或者躲避崇高,全盤西化,都不是他們的¤美學追求。他們也許承認,“‘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筆下所無’這句古話,可以作為好詩的標準”[4]。他們為同時代人打造詩意的家園,努力對時代做出“詩意的裁判”[5]

                當全國許多讀者為雷抒雁的《小草在↑歌唱》流淚的時候,當傅天琳的“果園詩”和“兒童詩“令人贊嘆的時候,當葉文福的尖銳詩行激起廣泛回應的時候,當張學夢對未來的憧憬給人們帶來遐想的時候,人們認識到了新來者的人格魅力和藝術魅力。

                 

                但願,一支羽箭,

                射落一個冬天。

                ——桑恒昌:《羽箭》

                 

                即使有一天ㄨ消失了

                也消失在

                春天的笑容裏

                ——李琦《冰雕》

                 

                於是,一個青椰子掉進海裏

                靜悄悄地,濺起

                一片綠色的月光

                十片綠色的月光

                一百片綠色的月光

                             ——李小雨《夜》

                 

                讀者會感到新來者有股強烈的∮新氣息,他們不同於20世紀50年代那批新來者。如果說,50年代那批新人的“新”是新中國的“新”,那麼他們的“新”就是↓新時期的“新”,他們帶來的是對冬天的射擊,他們帶來的是春天的笑容,他們帶來的是靜悄悄的變革。在經歷了長期的流浪以後,詩回歸本位。就像鈴木大拙和佛洛姆在《禪與心理分析》一書所說:“把生命保存為生命,不用外科手術刀去觸及它。”[6]沒有新來者,就沒有完整的新時期詩歌。

                這是說的群落。其實在三個群落以外,還有不少資深詩人在歌唱。他們當中有些詩人唱得非常美,他們的藝術貢獻非常有價值。我們不可能忘記艾青、臧克家,馮至、卞之琳、蔡其矯、嚴辰、鄒荻帆、徐遲;我們也不可能忘記賀敬之、李瑛、梁上泉、劉征、劉章、嚴陣、顧工、雁翼、高纓、韋其麟等等。賀敬之的《中國的十月》,李瑛的《一月的哀①思》,蔡其矯的《祈求》,都是影響頗大的作品。新時期詩歌之所以叫新時期詩歌,就是⊙它是新時期的產兒。而新時期是大一統的粉碎者,太陽破碎了,它是多元的,多風格,多向度的。正是詩壇的共同付出,才有了新詩史上的這個高潮。

                 

                二、兩個個案

                 

                如果選出幾位新來者作為個案研究的對象,雷抒雁顯然是合適人選,擁有廣泛影響的雷抒雁是論說新來者時繞不過的話題。

                雷抒雁出版過《小草在歌唱》、《掌上的心》等15部詩集。他的散文的數量遠比【詩集少,但是也不乏“粉絲”。當然,他的主要成就在詩,他是一位詩人。

                雷抒雁當過兵,所以最早的作品《沙海軍歌》是軍旅詩集。19798月號的《詩刊》同時推出了兩首在全國讀者那裏引起心靈地震的詩篇,一首是葉文福的《將軍,不能這樣做》,另一首就是雷抒雁的《小草在歌唱》。那年雷抒雁38歲。

                其實,張誌新遇害的悲劇披露以後,幾乎引起了全國所有民眾,也包Ψ括詩人的強烈憤慨。歸來者艾青寫了《聽,有一個聲音》,歸來者公劉寫了《唉,大森林》,朦朧詩人舒婷寫了《遺產》。雷抒雁的《小草在歌唱》影響最大,一經問世,就在全國卷起了洶湧澎湃的詩潮,真是“潮似連山噴雪來”。到處在傳閱,到處在朗誦,到處在轉載,一時洛陽紙貴。 

                這首詩是人們熟悉的政治抒情詩,但又是人們陌生的政治抒情詩,很典型地見出了新來者和↘歸來者、和朦朧詩人的聯系與區別。《小草在歌唱》是祭奠於張誌新烈士墓前的詩的花環。作為時代的歌者,雷抒〖雁對張誌新,對“四人幫”,對新時期,唱出了自己的感受和思考。讀這首詩,可以明顯感受到詩人長久的精神壓抑的暢快爆發,可以明顯地感受到詩人對雲卷雲舒的時代風雲的關註帶來的使命感。《小草在歌唱》寫的是大題材,落墨處卻是“我”與“我們”。詩人處處把英雄和“我”與“我們”、昏睡和清醒、“柔弱的肩膀”和“七尺漢子”進行對比,在對比中詠嘆人性的懺悔與覺醒,“雖在我而非我”[7]

                 

                    我們有八億人民,

                    我們有三千萬黨員

                七尺漢子,

                偉岸得像松樹一樣,

                可是,當風暴襲來的¤時候,

                卻是她,沖在前邊,

                挺起柔嫩的肩膀,

                肩起民族大廈的棟梁!

                 

                上世紀70年代是反思與反省的時代,也是思想狂歡的時代。我們的民族好不容易從災難裏走出來,從現代迷信裏走出來,展開了至今還令歷史激動的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久被踐踏、久被摧毀的人性、人道、人情溫柔地重現在人們面前。過去的一切都要站在人性的法庭上為自己的存在辯護,或者失去存在的權利。所以,生命感就成了◣那個時代人們對於詩歌的期待。朦朧詩人的成功就在於他們的生命感,無論舒婷的浪漫情懷,還是北島的冷峻思考。

                《小草在歌唱》的藝術魅力在於歸來者的使命感和朦朧詩人的生命感的融合,這正是新來者的顯著特征:

                 

                如絲如縷的小草喲,

                你在驕傲地歌唱,

                感謝你用鞭子

                     抽在我的心上,

                讓我清醒!

                讓我清醒!

                昏睡的生活,

                比死更可悲,

                愚昧的日子,

                比豬▲更骯臟!

                 

                抒寫時代風雲的大手筆,又深入人的內心世界,著筆於反省、懺悔和思索與呼喚,這就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感人的力量,賦予政治抒情詩以新的品格和新的空間。一首富有藝術ω生命力與感染力的詩篇誕生了。

                在其後的創作道路上,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閱歷的豐富,隨著人的精神空間的開拓,雷抒雁的詩歌顯示了新的進展。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一位詩人應當和自己的局限性做鬥爭。他說:“我們寫詩的過程,是不斷和自己的狹隘性做鬥爭的過程。一個好的詩人能夠接受各種風格的詩。善於寬容和接受,我認為這是詩人必備的一種精神。”[8]他的詩,“吶喊”的成分減少,觀↑照內心世界的作品增多;時代放歌減少,精神滋養的作用加強。但是雷抒雁始終是雷抒雁,小草依然在歌唱。他依然關註時代。他的視野擴展了。《小草在歌唱》以後,他基本寫抒情短章,寫山,寫江,寫太陽,寫蝴蝶。在他的歌唱裏卻始終有時代的投影。他不認同“詩到語言為止”之類的“理論”,因為,對詩人雷抒雁來說,詩絕不僅僅是語言。1993年他有一首《鑄鐘》:“我們一開始就把靈魂/交給了青銅”。鑄鐘就是鑄造靈魂,金屬與靈魂的融合,金屬與生命的融合,金屬與聲音的融合:“鐘聲不用翻譯/一百個心靈裏/有一百種含義◆/每一種含義都是驚醒”。在此,我們仍然會感受到那個和小草對話的雷抒雁,傾聽小草、解剖自己的雷抒雁,只不過他似乎比之過去平和一些,他的歌聲比之過去內斂一些。但是他矚目的還是時代,還是人民,鐘的後面站著的還是時代和人民:“斑駁於鐘身的圖案和文字/只是鐘的發膚/鐘的名字叫聲音”。抒雁看重詩與讀者的血肉聯系。他不喜歡玩外在的技巧。在抒雁看來,詩一定要尋求和讀↑者的溝通。中國詩人就得尊重和發揚中國詩歌的技法,不要走洋化的路。有的詩雖然很“現代”,但很難進入,很難感知,這是抒雁不願意走的路【。他依然註重承傳中國詩歌的優秀傳統。抒雁不贊成完全仿效西方,他珍視具有幾千年歷史的中國詩歌傳統,他說,他很想回到中國詩歌的源頭去看看。他的詩總是有中國風度。

                現在再說葉延濱。

                198010月號的《詩刊》發表了葉延濱的組詩《幹媽》,這位正在北京廣播學院文藝系文藝編輯專業就讀的大學生立即引起廣泛關註。《幹媽》寫出了知青時代的詩情。自傳色彩很濃的詩,記錄了“狗崽子”的“我”和勤勞、善良、貧窮的陜北“幹媽”在那個特殊年代結成的母子般的情誼:“從此,我有了一個家,/我叫她:幹媽。/因為,像這裏任何一個老大娘,/她沒有自己的名字”。那個歲月,那個“血統論”像瘟疫一」樣發散的歲月,“我”,連知青也像躲避瘟疫一樣討厭他,卻在這裏得到了“幹媽那雙樹皮一樣的手”的愛撫,在“暖暖的熱炕上”。《幹媽》的意義還不止於知青生活。這首詩的動人之處還在於詩人對於歷史的深沈反思和勇敢追問:“‘共產黨人好比種子,人民好比土地。’/啊,請百倍愛護我們的土地吧——/如果大地貧瘠得像沙漠,像戈壁,/任何種子,都將失去發芽的生命力!/——幹媽,我愧對你滿頭的白發‥‥‥”這是1980年。這是全∑ 民族覺醒的年代。朱先樹當年寫過一篇評論葉延濱的文章《寫自己和人民相通的那一點》。他說:“青年一代是思考的一代,這話在某種意義上是有道理的。他們敢於思考,而且非常敏銳和深刻。葉延濱的詩也具有這樣的特點。”[9]《幹媽》點燃了眾多讀者(尤其是知青讀者)的心是必然的。《幹媽》是葉延濱的成名作和代表作,是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的現代版,是知青下鄉的情感記錄,也進入了新時期的新詩經典。

                發表《幹媽》時,作者是北廣78級的學生,葉延濱這個大學生當★年32歲。那時,剛恢復高考,7778兩個年級入學時間只差半年,這可是令我們這一代教師最難忘的年級。他們吃了不少苦,更懂得人生,也更珍惜人生,更成熟多能△,人才濟濟。可以數出好多好多現在為人熟知的姓名,葉延濱就是中間的一個。他是哈爾濱人,其實他很早就隨父母南下四川,所以和四川更有淵源。他在四川成都讀的小學,四川西昌讀◢的中學,西昌現在還為他們那裏出了葉延濱、王小丫、沙瑪阿果而自豪呢。他在成都的《星星》伏案了12年。

                葉延濱的坐標無可爭議地屬於新來者,他是這個群落的翹楚,這是打開他的詩歌世界大門的鑰匙。不懂此,就會從根本上不懂葉①延濱。我記得葉延濱曾說他的詩是放在三個點組成的平面上的:在時代裏找到坐標點,在感情世界裏找到和人民的相通點,在藝術長河裏找到自己的創新點。這三點成的平面其實可以視為是新來者共同的發展平臺。

                在新來者中,葉延濱的人文底蘊深厚,內在視野開闊,所以他是一個有自己的感覺系統的詩人:洞明世事,心胸寬廣,情感豐富,眼光高遠。而且他的隨筆、雜文、散文也很出色。藝術研究的原則是隱藏研究者,顯現研究ζ對象。研究葉延濱,一定要把這一切都加以研究,才能復原他的本像。他的散文作品同樣顯示出他的這一文化底蘊帶來的感覺系統。在散文作品裏,他談的“自己看得◣起自己”,是可以作為人生座右銘的。關於人的“九不可為”,關於“小人之八小”,這些言說真是精辟之極。

                在新來者中,葉延濱的生活積累很豐,如果軍馬場也算“兵”的話,那麽,工農商學兵,除了“商”,他幾乎都幹過。沒有在陜西曹坪村的生活,哪有《幹媽》呢?一位詩人沒有代表作是最大的悲哀。寫了一輩子,在詩人群裏、在詩歌的發展流程中你究竟是誰呢?詩人有了ζ 代表作,就有了詩學面貌,有了藝術生命,有了人文密碼,有了詩史坐位。人文底蘊和生活積累為延濱提供了一位優秀詩人的獨特元素。葉延濱的詩的精神向度是現代的。他站在今天去審視世界與歷史,這樣,他給與讀者的就是以現代的太陽重新照亮的世界,使讀者享受到屬於自己時代的的美感。1999年我受重慶市委宣傳部委托,和毛翰在編選三卷本的《新中國50年詩選》時確定的原則是:入選【詩人基本上一人一首。但是延濱的作品我選了兩首,除了《幹媽》,我還選了《環形公路的圓和古城的直線》。我覺得,後者代表了詩人歌唱新時代的新趨向:古城就是歷史,就是記憶;環形公路就是今天,就是向往。其實這√一種審美取向一直貫穿了新時期以後他的創作。請讀《中國》:

                 

                    一位金發碧眼的外國女郎,

                    雙手拳在胸前,

                    How great China……”

                     她贊美著老態龍鐘的長城。

                 

                 

                     不,可尊敬的小姐,

                     對於我的祖國,長城——

                     只不過是民族肌膚上的一道青筋,

                     只不過是歷史額頭上的一條皺紋……

                 

                     請看看我吧,年輕的我——

                     高昂的頭,明亮的眼,剛毅的體魄

                     你會尋找不到恰當的贊美詞,

                     但你會真正地找到:“中國”!!

                 

                葉延濱的詩就是這樣年輕,陽光,明亮,給人帶來新世紀的新情思。用詩學用語來【說,這就叫“獨出機杼”,這就叫“詩之厚,在意不在辭”。他的《年輪詩選》在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時候出版。這30年,祖國發生了多麽深刻的巨變,祖國正在和平崛起。詩人所說的“年輪”,豈止是詩人“一圈又一圈的包圍,一次又一次的突圍”,也是祖國在30年裏“一圈又一圈的包圍,一次又一次的突圍”。通過詩人的年輪,折射出的是國家、社會、時代、同時代人☆的年輪。《年輪詩選》對這30年作出了如恩格斯所說的“詩意的裁判”。

                從《不悔》開始,葉延濱已經差不多奉獻出了20來部詩集。30年間的他是有變化的。比如理性成分略有增加。這很自然。年歲的增▼長、閱歷的豐富必然帶來理性的成熟,他的近期作品尤其顯露出這個走向。2006年寫的《位置是個現代命題》,2007年寫的《握在手中》,這類近作的哲學意味是上個世紀的詩歌中少見的。再比如,對生命的關懷比較顯眼。詩有兩種基本關懷:生存關懷和生命關懷。一位詩人也許更善於寫作某種關懷,但是詩人一般會把兩種關懷都納入筆下。而且,兩種關懷的輕重其實和時代有關。戰爭年代、動亂年代,生存關懷的詩會多一些;和平年代、安定年代,生命關懷的詩會多一些。所以延濱的這一變化和時代是緊密相連的。再如題材範↑圍的擴大。出訪詩落墨不俗。有些憶舊詩寫得相當出色。一組“少年紀事”,還有《不丹》,還有《褲腿上的清晨》,詩章讓人過目難忘:童心讓人溫馨,童趣讓人溫暖。站在成年回望少年,諸多留戀,諸多感慨,使人想起曾卓的詩行:“經歷了狂風暴雨,驚濤駭浪/而今我到達了,有時回頭/遙望我年輕的時候,像遙望/迷失在煙霧中的故鄉”。但是,在我看來,正可謂萬變不離其宗,葉延濱還是那個葉延濱。他沒有“商”過,但是他ω的智“商”卻夠高了。他的詩有如他的人,始終聰慧和機敏。他的精神向度始終是關註現實、關註人生的。他的詩始終明快而又節制。關於節制,我們來讀他的《陣亡者》吧:

                 

                    追悼會是活人的禮節

                    烈士墓是青山的伴侶

                    此刻對於你

                    都是些往事

                    你剛完成一種選擇喲

                    選擇轟轟烈烈的開始

                 

                    一張淚水浸透的手帕是你

                    一∞封沒有發出的家信是你

                    我想為你寫一首詩

                    哪知道詩也隨你去

                    ——好久好久

                    一只燕子又在檐下啁啾

                    也許它是從你那兒來的

                    我卻聽不懂它的歌聲……

                 

                詩在“聽不懂的歌聲”裏。趣在言外,味在筆外,韻在墨外,詩在詩外,留給ω 讀者廣闊的想象空間和回味空間。葉延濱的詩從來這樣,不糟蹋漢語,明快,樸素,但又節制,含蓄,延濱的詩給我的印象是遵從“隱”的民族詩歌美學的詩,他給讀者╳的始終是“更鹹的鹽”。

                葉延濱在中國資歷最長、最有影響的兩家詩刊《詩刊》和《星星》都擔任過主編,這是前無古人的。《詩刊》的他的幾位前任鄒荻帆、張誌民、劉湛秋、楊子敏我都很熟悉,至今還很懷念。站在這個縱覽全國詩壇的位置上,他就有一些詩論。編輯寫詩論都很少◆空論,很少“高頭講章”,而是在詩裏說詩,在動態裏說詩歌發展。他說的許多意見,其實就是新來者的見解。

                 

                三、一點結論

                 

                研究上個世紀新時期的詩壇,除〗了朦朧詩,絕對不能忘記歸來者,絕對不能忘記新來者,絕對不能忘記三個詩歌群落之外的一批資深詩人。新時期詩壇是相當豐富的,留給歷史的經♂驗是相當有價值的。一說到新時期就只有朦朧詩,是一種狹※隘,也是一種夢囈,不符合新詩發展史事實,因而必將被歷史所修正。  

                在詩歌精神上,新來者在使命感上和歸來者親近,在生命感上和朦朧詩人相通。在藝術技◤法上,他們追求“至苦而無跡”。“詩人‘至苦’,詩篇裏卻‘無跡’,這才是優秀的詩篇”。[10]在藝術技法上,新來者可以簡稱為轉換派:他們珍愛中國幾千年的優秀民族傳統,但是主張對民族傳統要進行現代化的轉換;他們重視借鑒域外藝術經驗,但是主張對域外經驗要進行本土化轉換。在詩歌路向上,他們主張多樣,多元,主張不同藝術追求的詩歌相互包容和尊重。他們知道,在同一時代裏,不同詩歌其實都生存在彼此的影子之下。就是在新來者之間,他們的美學尋卐求和語言理想也有差異。在新時期以後,他們各自走的詩歌之路和塑造的藝術個性也有區別。

                僅僅把新時期詩歌歸結為“朦朧詩”是一種偏執,這樣的文學◣史不能稱作信史,“歸來者”、“新來者”以及資深詩人們在新時期那樣多的名篇抹得去嗎?歷史證明,新來者不應該被矮化或忽略。歷史已經接納了他們,他們留下的佳作在三個詩歌群落裏是最豐富的。

                且回顧新時期的四次全國性詩歌大獎。

                19791980年的全國中、青年詩人優秀詩歌評獎,共有36篇作品獲獎。獲獎者中有歸來者公劉、白樺、邊國政、林希和流沙河;有朦朧詩人舒婷、梁小斌,有資深詩人劉征、紀鵬、劉章、未央、雁翼、王遼生;余皆ㄨ為新來者。他們是:張萬舒、李發模、駱耕野、張學夢、陳顯榮、曲有源、雷抒雁、梁如雲、韓瀚、熊召政、林子、毛锜、葉文福、高伐林、徐剛、傅天琳、朱紅、肖振榮、楊牧、葉延濱、趙愷和劉祖慈。

                第一屆全國優秀新詩(詩集)評獎(19791982)獲獎作品中,有傅天琳的《綠色的音符》獲得二等獎。

                第二屆全國優秀新詩(詩集)評獎(19831984)有16部詩集獲獎。其中,新來者占了5部:楊牧的《復活的海》、周濤的《神山》、張學夢的《現代化和我們自己》、李鋼的《白玫瑰》、雷抒雁的《父母之河》。

                第三屆全國優秀新詩(詩集)評獎(19851986)有10部詩集獲獎。其中,新來者占了7部:葉延濱的《二重奏》、吉狄馬加的《初戀的歌》、李小雨的《紅紗巾》、劉湛秋的《無題抒情詩←△》、梅紹靜的《她就是那個梅》、葉文福的《雄性的太陽》和曉樺的《白鴿子,藍星星》。

                可以看出,隨著歸來者和資深詩人的逐漸老去,隨著部分朦朧詩人的出國和擲筆,新來者在中國詩壇的分量日大,影響日深。離開他們,不僅難以說清歷史〇,也難以說清今日詩壇。

                在詩努力回歸本位的時候,許多問題怎樣處理?新來者留下了寶貴的藝術經驗。例如,詩的個人性與個性化、內視性與社會性應該如何處理?新來者的經驗是:摒棄個〖人化,追求個性化,內心生活的價值在任何時候都取決於它與社會生活的聯系。又如,詩的小眾與大眾、形式藝術與形式主義應該如何處理?新來者的經驗是:詩是以形式為基礎的文學,詩的形式本身就是詩的重要內容,詩情不納入詩的形式何以為詩?但是外在形式,“過剩“形式,是在玩弄形式,和讀者形成“隔”,使詩越來越小眾,此乃詩之大忌。只求形式的古怪驚人,並不是通往繁榮之路。再如,詩的一元與多元應如何理解。惟我獨“花”,惟我獨“家”,是違背詩的創作與發展規律的。在新時期,在現在的新世紀,“定於一尊”是不可能的,也是一種狂想幼稚病。歷史不會【開倒車,堅定地堅持多元,就是堅定地走向繁榮。

                “現代人類的科學思維是多種獨立的科學——具體的科學(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和抽象的科學之間復@雜的相互作用。”[11]新來者是新時期詩歌研究的重要而復雜的課題,對新來者的研究,對於當下新詩的振衰起弊尤其具有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呂進,19399月生。現任西南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詩學研究中心主任,西南大學社科聯副主席。兼任(韓國)世界詩歌研究會副會長,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常務理事,重慶市文聯榮譽主席,重慶市現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重慶市名人事業促進會副會長等。1984年參加♀中國作家協會。曾任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團委員,兩屆重慶作家協會副主席,重慶直轄市第一屆重慶市文聯主席。主持國家級項目兩項,省部級項目多☆項。著有《呂進文存》、《呂進詩學雋語》、《呂進詩論選》等詩學專著,主編有《四川百科全書》、《新中國50年詩選》、《20世紀重慶新詩發展史》等,共47部。在國內外發表論文一百余篇。獲國家級、省部級獎項二十余項。曾獲“重慶市優秀共產黨員”、‘四川省勞動模範’、‘四川◥省十大優秀園丁’、“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等稱號。獲第七屆世界詩歌黃金王冠。



                [1] 瘂弦:《中國新詩研究》,臺灣洪範書店有限公司,第91

                [2] 胡憶尚選註《趙翼詩選》,中州♀古籍出版社,1985年,第162

                [3] 《艾青全集》卷三,花山出版社1991年,第468

                [4] 呂進編《上園談詩》,重慶出版社,1987年,第11

                [5] 恩格斯:《致勞爾·拉法格》,《馬克思恩格斯全集》卷36,人民出版社,第67

                [6] 鈴木大拙、佛洛姆:《禪與心理分析》,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6年,第33

                [7] 錢鐘書:《談藝錄》,中華書局,1984年,第311

                [8] 《對話三秦大地走出的人民詩人雷抒雁》,《三秦都市※報》2009524

                [9] 呂進編《上園談詩》,重慶出版社,1987年,第164

                [10] 呂進:《現代詩的“有”與“無”》,《人民日報》2009828

                [11]Поспелов : “Tеория   литературя”, Bысшая  школа,1985年,第1

                 

                                     (《文藝研究》2010年第3期)


                 


              2. 上一篇文章: 沒有了
              3.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4. 熱點新聞

                關於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