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dwSME6'><strong id='dwSME6'></strong><small id='dwSME6'></small><button id='dwSME6'></button><li id='dwSME6'><noscript id='dwSME6'><big id='dwSME6'></big><dt id='dwSME6'></dt></noscript></li></tr><ol id='dwSME6'><option id='dwSME6'><table id='dwSME6'><blockquote id='dwSME6'><tbody id='dwSME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wSME6'></u><kbd id='dwSME6'><kbd id='dwSME6'></kbd></kbd>

    <code id='dwSME6'><strong id='dwSME6'></strong></code>

    <fieldset id='dwSME6'></fieldset>
          <span id='dwSME6'></span>

              <ins id='dwSME6'></ins>
              <acronym id='dwSME6'><em id='dwSME6'></em><td id='dwSME6'><div id='dwSME6'></div></td></acronym><address id='dwSME6'><big id='dwSME6'><big id='dwSME6'></big><legend id='dwSME6'></legend></big></address>

              <i id='dwSME6'><div id='dwSME6'><ins id='dwSME6'></ins></div></i>
              <i id='dwSME6'></i>
            1. <dl id='dwSME6'></dl>
              1. <blockquote id='dwSME6'><q id='dwSME6'><noscript id='dwSME6'></noscript><dt id='dwSME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wSME6'><i id='dwSME6'></i>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關於現階段入會申請及★入會辦理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2019年工作簡報 ▪ 首屆南方詩ζ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全國 ▪ 第二屆“夏青杯”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作品公 ▪ 第七屆中國(海寧)·徐誌摩微詩歌大賽擬獲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孫曉婭給詩歌網的評論

                返回上一頁

                21世紀,散文詩發展的新紀元
                時間:2015-10-14 點擊:

                 

                21世紀,散文詩發展的新紀元

                 

                孫曉婭

                 

                散文詩作為獨立的文體,其創立的標誌是1842年在法國出版的貝爾特朗的《夜的伽Ψ斯帕爾》。雖然貝爾特朗對散文詩有開創之功,若沒有波德萊爾於1869年出版的《巴黎的╲憂郁》,散文詩不會在其後興盛一時,並形成一個傳統,演變於世界文壇。誠然,作為一種獨立的文體,散文詩誕生於波德萊爾之手:18556月他在【個人詩文集《丹楓白露》上□發表了兩篇散文詩《黃昏》和《孤獨》;18578月在最初兩篇散文詩之外又增補了《計劃》、《時針》、《遨遊》、《頭發》,以《夜之詩》為總題發表在當時的報刊上;1861111日,在《幻想派評論》上發表九章散文詩時,波德萊爾首次用“散文詩”作為總題名←「「,時隔一年他又把發表的十二篇散文詩的總題名改為《小散文詩》;後來,在《費加羅報》上※發表的六篇散文詩統用一個總題名《巴黎的憂○郁》。從創作並發表散文詩的過程看,最初波德萊爾並沒意識到這類作品在文體上與詩歌有何種不同,所以才會有《夜之詩》這一命名的出現。不過,當冠以他的作№品以▆▆“散文詩”這一文體性的術語時,意義卻並不那麽簡單了,之後同類的作品⌒ 仍沿用了“散文詩”的題名,這標明他已經確立散文詩創作的自覺姿態。《夜的伽◥斯帕爾》、《巴黎的╲憂郁》與蘭波1886年出版的《靈光集》,被公認為19世紀散文詩↓建立時期的三部奠基作,它們代表著現代、前衛、先鋒和反叛顛ㄨ覆精神。在三部作品的影響下,散文詩開始在世界範圍內傳播,印度的泰戈爾、黎巴嫩▽的紀伯倫、俄國的屠格涅夫、英國的王爾德等,都成為享譽世界的ω 散文詩作家。而法國本土也湧現出洛特萊阿芒、魏爾侖、馬拉美、洛厄爾、阿拉貢、法朗士、阿波利奈爾、艾呂雅、布勒東、紀德、尼采、克洛岱爾、聖瓊·佩斯、勒內·夏爾等優秀的散文詩作者。

                比照法國散文詩文體地位確立的清晰脈絡,對中國散文詩起源的各種指認卻始終各◆陳其詞。最大幹擾來自於學術界一直存在一種觀點,即認為類散文詩的文體古已有之,相關學者紛◎紛從中國文學的傳統內部追根溯源。王國維在《屈原文學之精神》中曾提到“莊列書中之某分,即謂之散文詩,無不可也”。郭沫若在致李石岑的信(《時事新報·學燈》1921115日)中指出:在古代,“我國雖無‘散文詩’之成文,然如屈原的《蔔居》、《漁父》諸文以及莊∮子¤¤《南化經》中多少文字吾人可以肇錫以‘散文詩’之嘉名者在在皆是。”1922年,滕固在《論散文詩》(《時事新報·文學旬刊》第31期,1922311日)一文中進一步闡明:“我國古代散文中,很多小品文可稱為散文詩的,子書中短喻卐外,魏酈道≡元的《水經註》中,也有散文詩般的章節。”又說:“陸龜蒙《笠澤叢書》乙編中《紫溪翁》一篇也是很好的散文々詩。《東坡誌林》中也有許多散文詩。”1971年,朱英誕在文章《孤立主義——我對於詩的態度》中開宗明義:“我年輕時寫過一些‘散文詩’,這是我最喜愛的一種形式,可惜後來不知道為◥什麽沒有得到發展。歐洲的,美國的,舊俄的,以及中國自己古代(明末小品)都有這種文體。”[i]

                事實上,從中國古代文學中爬梳各種類散文詩文體存在的佐證,不僅無益於散文詩文體建設,還容易忽視散文△詩文體的獨立性以及中國▂散文詩的誕生深受外國散文詩影響的事實。中國最早的散文詩≡譯介作品出現在19157月《中華小說█界》第2卷第7期上,劉半農采用文言文翻譯了屠格涅夫的四章散文詩,題為《杜瑾訥夫之名著》。在白話文運動還沒充分展開的背景下,劉半農用文言文翻譯這些散文詩,並將←其列入了小說欄,也沒有說明這四首為散文詩,相反,他在譯文前的附言中指出四篇散文詩的特點是:“措辭立言,均慘痛哀≡切,使人情不自勝。余所讀小說,殆以此為觀】止,是惡可不譯以餉我國之小說家。”可見,這四首散文詩還不足以稱之為嚴格意義№上的漢譯散文詩。19185月《新青年》第4卷第5號,劉半農翻譯了印度歌者拉坦·德維的《我行雪中》,同時翻譯了美國《VANITY  FAIR》月刊記者的導〇言,文中稱《我行雪中》是 “結撰精密之散文詩一章”,這是散文詩文體概念和作品第一次合體出現在↓中國。隨後,劉半農發表◆了散文詩《曉》(《新青年》1918年第5卷第2號),雖然略晚於沈尹默的《月夜》(《新青年》1918年第4卷第1號),但從文本特質角度審視,《曉》更為勝任中國第一篇成熟的現代散文詩。

                1917年劉半農在《我之文學改良觀》中使用“散文詩”這個概√念以來,與波德萊爾最初在自覺與非自覺之間徘徊的散文詩創作現象雷同,中國許多作者在創作之初』往往未明確要寫散文詩,只是寫作過程中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麽體裁而權且采用了“散文詩”這個名稱。新文ξ學發軔之初,散文詩偶爾被稱為“詩散文”(如鄭★振鐸等);“散文詩”和“自由詩”這兩√個概念也常常糾纏不清,絕大多數的作者只是後來漸漸地走上散文詩創作的自覺道路。比如,1919年魯迅創作了七章散文詩《自言自語》,這組散文詩連載於19198月至9月間的《國民公報》“新文藝”欄,作者署名“神飛”,它們初步顯露出魯迅散文詩創作的文體自覺。不過,直到1932年他寫《自選集·自序》時■才明確了散文詩的文體概念:“有了小感觸,就寫些短文,誇大點說,就∮是散文詩,以後印成一本,謂之《野草》。”《自言自語》這組散文詩可以看作《野草》(創作於19241926年間)的前身,如其中的《我的兄弟》被改寫成《野草》中的《風箏》,《火的冰》也可看作是《死火》的草稿等。毋庸置疑,《野草》是中國散文詩的▲源頭之一,它受益於波德萊爾和屠格涅夫等人的影響,以新鮮的語言形式≡≡、獨特的想象方式、深邃的精神世界和強烈的現代意識,為漢語散文詩寫作確立了文本典範。盡管散文詩長期處於中↘國現代文壇邊緣的位置,但自《野草》始,人們對散文詩這一文類的藝術探索從未停止。郭沫若、徐誌摩、徐玉諾、何其芳、麗尼、陳敬容、彭燕郊、牛漢、郭風、柯藍、耿林莽、李耕、許淇、鄒嶽漢、王爾碑、王幅明等不同時♂代的作者,以及當下大力推進散文詩建設的作者們,他們為散文詩的發展做出了各自的貢獻。

                如果說新時期◥以來,散文詩開始㊣步入較為快速發展的軌道,那麽近五年,散文詩達到中國歷史上迄今為止最為繁榮》的創作時期:其間,不乏散文詩園地裏清除雜草的理論研究者、探索者、維新者;不乏堅守散文詩⊙寫作路向、熱愛並投註◥大量寫作精力的散文詩的作者;不乏創立、搭建散文詩發展平臺的編輯和社會各界人士。散文詩的創作隊伍和讀者群日益壯大,創作數量遽增←,質量明顯提升;散文詩集和叢書不斷推陳出新;一些刊物、報紙紛@紛開設散文詩專刊、專欄,比如《詩歌月刊》《星星》《詩潮》《中國詩人》《詩選刊》《中國詩歌》《詩歌風賞》《上海詩人》《天津詩人》《山東文學》《青年文學》《詩林》《綠風》《大河詩刊》《文學報》《伊犁晚報》《湖州晚報》等,它們紛紛為散文詩提供專屬版面與陣地。此外,當下還有各種散文詩微信平臺積極參與到散文〒詩的建設與推廣之列。

                散文詩的發展優勢與富有活力的創作態勢、醞釀良久的溫厚的詩性土壤和散文詩體式的自覺變革有直接關系,與散文詩文體特性和〓新世紀以來整體的時代境況契合不無關聯。散文詩已經形成和正在發展的文體特點,頗為契合新世紀繁復的語@ 境、快速突變的節奏和縱納百川、多元交融的歷史與文化含量;在對現實和存在的反〒思和探察方面,它有其他文體不具備的自由、靈活、舒展;在表達生命韻致、書寫自然生♀態、捕捉人文◢情懷、曲隱哲思等方面,它更為貼近現代漢語之美和當下◆復雜開闊的精神領域與細敏幽微的個人情愫。日本現代詩的奠基人萩原朔太郎曾指出“我當然承認散文詩的藝術意義,並相信↑它在將來的發展”。[ii]著名詩人彭燕郊認為:“嚴格來說,‘五四’以來新詩的最高成就是魯迅的《野草》,散文詩。我覺得從世界︻範圍來講,散文詩慢慢地要取代自由詩,這是個大趨勢。”[iii]從形式、節奏、語言、精深表〓現力等方面考量,散文詩雖沐浴詩性的甘露,但少了詩歌深奧的隱晦和矛盾對峙的陌生〇張力,相對於詩歌更易於讀懂,受眾更為廣泛,接受面更為敞開;散文詩雖與散文形式↘雷同,但她的行文更為精煉、富有韻味和靈性的美悅,自如蘊含的靈∏動,尤為入心入境入懷……恰如托馬斯·特朗▃斯特羅姆在《散文詩能帶給我們什麽》一文中的闡述:“散文詩的一個妙處,是它能汲取細Ψ 節。有時精靈甚至會從散文詩的語言裏浮出。也許散文詩就像家中秘密的▲宗教,而分行詩更像教堂。”謝冕教授在《散文詩的世界》(《散文世界》,1985年第2期)中亦明確指出:“在詩歌的較為嚴謹的格式面前,散文詩以無拘束的自由感而呈現為優越;在散文的‘散’前面,它又以特有的精煉和充分詩意的表達而呈現為優越。”

                綜上,關涉散文詩文體認同與合法性的問題,筆者始」終堅守“散文詩是一種獨立的文學形式”(王光明)的觀點。散文詩不是兼具散文特點的詩,不是高度濃縮的詩化了的散文,也不是“詩與散文之間的橋”(周作人)。散文詩有雙重的性格,但從文體▓的角度辨識,它獨立㊣ 完整、自性鮮明;從審美內容和表現功能看,散文詩要負載的是“現代生活”或“更抽ξ 象的現代生活”,它以世界為起點向著更深層的內心世界開進,從而“適應心靈的抒情的沖動、幻●想的波動和意識的跳躍”(波德萊爾)。散文詩成功於現代性探索和表現,其骨子裏有著深刻的現代性本質和連綿的現︼代性傳統。當務之急,我們應該努力推介那些熱情投入散文詩創作、勇於創新的中青年作者,他們是散文詩創作的中堅力量,他們◇秉持敏銳慎獨的判斷力、思考力、批判力;葆有獨立的人文個性和廣闊的精神視域;腳踏堅實的生活土壤和個體經驗,胸懷歷史、理〓想和時代的省思;大膽創新,樂於開拓寫作的新路徑,敢於突破散文詩文體記憶的格局。近年來已經出版的品質卓︽然的散文詩集有有遠方的人》(周慶榮)、《劇場》(靈焚)、《南方北方》(亞楠)、《思念的花朵》(簫風)、《過故人莊》(黃恩鵬)、《通靈者》(唐朝暉)、《以骨為燈》(白紅雪)、《自然碑》(徐俊國)、《非處方用☉藥》(愛斐兒),《大地密碼》(水晶花)、《外灘手記》(語傘)、《荊棘鳥》(轉角)、《疼與痛》(鄭小瓊)等。它們審美突破性強、藝術個性鮮明,既◢可介入社會經驗和新世紀文化生態環境,又可彰顯個體的人文關懷◆散發高雅委曲的藝術品味;既可敲擊時代的步伐和節奏,又可表書個體存在的境∩遇和主體情懷。此外,還有一批當代詩人不自覺的跨文體實驗值得關註:昌耀、北島、西川、王家新、樹才、車前子、侯馬、駱英、藍藍、瀟瀟、安琪、宋曉傑、娜仁琪琪↑格、夏花、金鈴子等詩人在沒有顯明散文詩文體意識的情況下,創作出一批▅有品質的散文詩佳作。2015年初,由筆者編選的《新世紀十年散文詩選》(漓江出版社20151月版),收錄了上述大部分詩人富有代表性的散文詩作品,置於“文體溢出”視野考察他們獨特的散♂文詩寫作現象,別具研卐究價值。

                立足於當下散文詩求新圖變的創作癥候,我們還需要反思與突破。素①有臺灣詩壇“散文詩創作量最豐、質最高”冠譽的詩人蘇紹連,在完成以散∏文詩為創作主體的詩集《散文詩自白書》後,再度向詩壇宣告新的可能:微型散文詩、回文散文詩、無形散文詩。誠然,新世紀散文詩的創作需要不斷註入創新的實驗精☆神,超越既往的開拓勇氣,還有現代審美突破性的藝術魄力↙。當代散文詩研究則需卐要進一步聚焦其文體特質和形式可能性的審美話語研究,厘清在多重議題的博弈中,散文詩文體發展的歷史譜系,以茲彰顯散文詩在當代文學發展中的文體建構意義。21世紀,是散文詩的新紀∑元,散文詩會有新的開創!

                 

                 

                作者簡介:

                孫曉婭,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詩歌研︾究動態》執行主編。在《文藝研究》、《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當代作家√評論》、《文藝爭鳴》、《南方文壇》等期刊、報紙ω 上發表論文60余篇。

                 

                 



                [i] 《朱英誕詩文選》,朱英誕著,朱紋 武冀平㊣ 編選,北京:學苑∏出版社,201312月版,第86頁。

                 

                [ii]萩原朔太郎:《現代是散文詩的時代》,《現代詩手帖》,1993年第10-散文詩專輯。他生命最後一本結集出版的是散文詩集《宿命》。

                [iii] 《彭燕郊:我對一切美的東↓西都很癡迷》,《南方都市報》200631日。


              2. 上一篇文章: 沒有了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於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①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