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fmAWo1'><strong id='fmAWo1'></strong><small id='fmAWo1'></small><button id='fmAWo1'></button><li id='fmAWo1'><noscript id='fmAWo1'><big id='fmAWo1'></big><dt id='fmAWo1'></dt></noscript></li></tr><ol id='fmAWo1'><option id='fmAWo1'><table id='fmAWo1'><blockquote id='fmAWo1'><tbody id='fmAWo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mAWo1'></u><kbd id='fmAWo1'><kbd id='fmAWo1'></kbd></kbd>

    <code id='fmAWo1'><strong id='fmAWo1'></strong></code>

    <fieldset id='fmAWo1'></fieldset>
          <span id='fmAWo1'></span>

              <ins id='fmAWo1'></ins>
              <acronym id='fmAWo1'><em id='fmAWo1'></em><td id='fmAWo1'><div id='fmAWo1'></div></td></acronym><address id='fmAWo1'><big id='fmAWo1'><big id='fmAWo1'></big><legend id='fmAWo1'></legend></big></address>

              <i id='fmAWo1'><div id='fmAWo1'><ins id='fmAWo1'></ins></div></i>
              <i id='fmAWo1'></i>
            1. <dl id='fmAWo1'></dl>
              1. <blockquote id='fmAWo1'><q id='fmAWo1'><noscript id='fmAWo1'></noscript><dt id='fmAWo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mAWo1'><i id='fmAWo1'></i>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關於現階段入會申請及入會辦〒理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2019年工作ㄨ簡報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全國 ▪ 第二屆“夏青杯”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作品公 ▪ 第七屆中國(海寧)·徐誌◤摩微詩歌大賽擬獲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首屆南方詩歌節“龍母故鄉•如詩德慶”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孫曉婭給詩歌網的評論

                返回上一頁

                跨越時光碎片的現代性“返源”
                時間:2015-10-14 點擊:

                跨越時光碎片的現代性“返源”

                ——評靈焚的散文詩集《劇場》

                孫曉婭

                 

                                       作者單位: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

                前言

                 

                靈焚是一位肩負著強烈的現▆代性文體意識的散文詩作者,他始←終以求新的姿態打破傳統散文詩外在形態與內在深度的規範,將一種孜孜不倦的探索意識融入散文■詩的建設和創作之中。二十余年的創作探索,他一方面堅定不移地從“詩性”的內核突圍散文詩卐文體自身的搖擺姿態,努力提升散文詩境界;另一方面,其不同〇時期的作品體現出的深邃的精神世界和強烈的現代意識,為當代散文詩寫╱作確立了鮮明的現代性寫作路向和文本典範。他是一位不斷形成和突破已有風格的散文詩作者,他的散文詩蘊藏著深奧神秘的意義,“彼岸的真與美”,生命的“尋根的感動”和原始古樸的生ζ命熱力;浸透著現代的、哲學的氣質,具有強烈的生命意識、突出的象征意義、鮮明的反叛精神——三個鮮明的現代性傳統。他善於在噴薄激情中創造生命,衍生形象,營造語境,賦予散文詩以哲學和思想〗的深度,在深層領域探索情感與理智、原√欲與道德、命運〒與歸宿的終極問題,在“獨異”追索中,絲毫不掩蓋坦蕩與自由的心靈宇宙,富含哲理思辨的詩性〗氣質。讀他的散文詩我時常想起波德萊爾所說的“靈魂的抒情性的動蕩、夢幻的波動和意識的驚跳”。

                現今距靈焚第一本散文詩集《情人》(1990)的出版已有二十余年,此後,又有《靈焚的散文詩》、《女神》兩本散文詩集相繼面世,如今,靈焚在新作《劇場》[]中對自己逾二十年、跨世紀的創作生命作了一次超拔而有意義的回溯與反顧。他說:“在作品中重返自己的歷史,讓我與一種事實相遇,那就是ω 碎片。碎片既是自己的生¤命經驗,也是自己的審美經驗。”“這些碎片或片段,提醒著自己在每一個階段的某種角色或身份。”(《在碎片□ 裏回溯》)易感而易被遺忘的生活最幽微又最困惑處、難以⌒言辭述盡的生命細節以及關乎哲學命題的剎那啟悟與長久思索都在靈焚筆下被還原為一種@由現實、想象、詩意、審美和哲思交織而成的碎片,這些』碎片又切實接續起一段關乎自我、人類、乃至生命終極的歲月長河,使靈焚得以與逝去時代的自己逐一相遇、逐一相知、又逐一告別。他回溯、審視自己的創作歷史,同時也回溯、審視自己的生命歷程。在這本剛剛出版的散文詩集《劇場》中,靈焚以窮源竟委、抉發精華的精神,探察和思考現實的動蕩與變幻,個人情感體驗的痛苦、困頓、愉悅與安寧,生命的豐沛與虛無,靈魂的漂泊與停放,以及形而上◎的追尋與求索,這些,都在其審美中得以緊密、清晰的♀凝註。他以不拘〓格套、別是一家的文理形態,以姿態橫生的內真實挖掘生命碎片的意義;他以赤子情懷◎的坦蕩和精誠渲染詩性的光暈,從而完成了始終在路上卻直指終極的現代性“返源”。

                 

                 

                一、彌合與分裂:“劇場”背後

                 

                縱觀靈焚的散文詩作,從“情人”時期的靈魂漂泊到“女神”時期的生命尋根,再到如今探討人之生存境遇、身份與生命的歸屬等問題的“劇場”,其創作顯現出從完全的形而上境界過渡到現實關懷與形而上相伴相生的廣闊的精神視域的轉變。這不僅體現在其於藝術題材上有更為多元的選擇,也體現在其於具體意象及敘事方法上向寫◥實的趨近。但這並不意味著靈焚放棄了他的哲學追求,實際上,在他的作品中,在個體生命的靈魂訴求背後,在¤對世間黑暗、荒謬之事實肆意地揭示、嘲諷與批判↓背後,在對現代人類群體之行為模式的反思背後,在關於生命、生存本相的♀終極探問背後,潛藏著統一的內∏在旨歸:即人類對基於審美烏托邦幻象的彌合體驗的持續追求,以及人之為主體在不斷變動之時空中所必須面對的分裂結局。在這本詩集的後記中,詩人這樣解釋《劇場》的命名:“自身作為」某種‘物’的存在,雖然擁有時間的連續性,但是‘物’的主體性需要通過‘事件’才能獲得存在的意義,而當‘物之存在’轉化為‘事件存在’時,其連續性必然被‘事件’分解,成為非連續性的各種角色,並被其所替代。《劇場》的命名,首先源於這種人的生存性質的指認。人活著∞就是這樣,在時光這個々‘劇場’中被構成,同∮時也在這個‘劇場’中被分解、被解構。我的這▲些作品,既是自己在每一個‘事件’中的不同角色,也是至今為止◥,在過往歲月中作為‘物之存在’所擁有的一種宿命角色的破碎整體,呈現在各種審美經驗之上。”(《在碎片裏回溯》)在較為顯在的層面上,詩人意圖通過對過往真實生命的記錄來勾勒一段完整的自我時光,然而,當這些文字進入“事件”從而取得存在的意義之時,生命的連續性卻被裂解。時光的“劇場”是完整的,個體生命的“劇場”卻無法完整,詩人所獲得的只是拼湊█想象中之永恒的文字碎片㊣,但也惟以這些碎片才能對時光與自我做最真實的記錄。這其中所隱含的宿命性體認,即不可克服的生█存困境——人類擺脫分裂性的欲望與分裂的必然存在間所☉產生的矛盾是靈焚意欲反復揭示的哲學命題。

                糾結而不可調服的矛盾首先表現在後工業時代的精神匱缺與人類潛意識中所追求↓的生命豐富性的對立之中。機械輪轉的現代化進程使現代人類屈服於物質及金錢的迷亂與狂歡,隨著工業文明的極速發展,情感與精神的震懾性似已消散,現實社會的腐朽與荒誕一一現形,物質力量在與心靈的角逐中逐漸占據上風,自然而柔△軟的詩意蕩然無存,保留一種親密而原始的生活方式幾近成為奢望。詩人以極為諷刺的筆調揭示這一無以抹去的存在事實:

                一群毛線雞在門口曬太陽,低廉的口紅格外搶眼。

                我們還不能下崗!

                殘存的春色不是用來下蛋的!

                嘎嘎,嘎嘎,咯咯咯……

                她們就這樣有說有笑,毛線團在手上慢№慢滾動,慢慢編織體內的荒〓涼。

                ——《新聞短訊》

                被“毛線雞”浪擲的青春時光已一去不返,但它們仍在價值的錯亂中妄想生命的歡愉,在它們“有說有笑”的外表下深藏≡著的是“體內的荒涼”,生命也因此開始分裂。“除了學會適應,習慣這白天隔著玻璃,夜晚隔著街燈的日子,城市的植物只能在水泥的裂縫裏,窗風的皺褶裏尋找記憶中的泥土。”(《女神》)“植物”作為人類精神的一種喻象,被困於現代化都市的銅墻鐵壁中,它渴望返歸作為精神源泉的“泥土”,返歸生命的靈動與豐滿,卻限於自由的遙不可及。事實上,現代化進程←正是造成生命連續性斷裂的基⊙本原因之一,物欲滿足所形成的精神充盈只是一種暫時性假象,會隨時間的流動而逐漸瓦解,人類終將意←識到個體與精神原鄉的分離,意識到自身已失去安放靈魂與生命的伊甸園。

                其二,在靈焚的散文詩中這種矛盾的另一形態表現為個體生命的分離。靈焚早期的散文詩作如《情人》、《飄移》等作品顯示出人類靈魂的流亡與漂泊狀態,其時的主體卐意象“情人”是作為一種“不可靠近的終極之美,一種靈魂、一種歸宿性的精神指向”(《我與我的“情人”》)而存在,而後,靈魂的困頓處境與對審美的不懈追求又促使靈焚找到“女神”這一新的主體意象,用以返歸生命的原始狀態與原初【之美。無論是尋找“情人”還是尋找“女神”,都是作者自身以及作為個體的人類渴望逃離生命的孤寂與分裂,尋找靈魂的絕對自由以及彼此生命的充分彌合狀態的顯現。人類渴求生命情感、心靈精神與欲望肉體的緊密聯結:“時間穿過那個被∩鏤空的暗道,在19個小時裏擁抱→,5個小時』裏使勁地藍”(《再一次寫到清晨》)。然而,詩人清醒地意識到個◇體生命的緊密結合只是一種理想主義的虛構,其背後暗№含著更深層次的分離性,如在《碎片·反轉》中,他隱隱地透露了這一觀點:

                愛情從對面而來。其實,我們並不相愛。

                真的。而我們只能穿著衣裳擁抱。

                “對面”一詞已暗示了個體既定的分離性,在個體生命的結合中企圖取得靈魂的共生或許是一種謬誤,即使最密不可分的靈魂,也“只能穿著衣裳擁抱”。個體為擺脫分離境遇而做出的種種努力都將成為幻影,靈魂仍在漂泊,分裂是不可逃脫的生命結局。

                其三,在更為深刻的意義上,靈焚一直以來所關註的生@ 命“存在”問題即存︼在的虛無也同樣意味著等待在人類尋求彌合之路盡頭的惟有分裂。在《空谷》中,詩人為我們展現了存在的╳虛無:

                這裏的時間是古老的,也是嶄新的。

                沒有人指望少女們☆虔誠的許願,數千年來高懸的星座一夜之間會在掌心紛紛圓寂。任何一種境⌒況都不能企求自己與他者共Ψ 同承擔後果,必然是對於結局的最好闡釋!

                 

                當蒙克的筆觸讓每一個行人都成為影子,每一座橋梁都在痙攣中扭曲,吶喊者成為一聲不絕如縷的吶喊,與影子一起消失在吶喊之中……

                曾經飽滿的風從此空蕩蕩,在大地上形只影單千年萬年地漂泊。

                曾經豐腴的大地,由於空谷多了一種滄桑的記憶。

                詩人借蒙克之筆表現其對物質存在的真實性的質詢,一切“存在”圖景乃至“存在”本身的價值與意義都將面對一種共同的結局:歸入空無一物的虛無之境。對這一生ζ存結局的揭示包含著詩人對於主體歸宿的終極理解,也映射出詩人的內在焦〓慮:“任何一種境況都不能企求自己與他者共同承擔後果,必然是對於結局的最好闡釋!”實際上,與存在之虛無並蒂而♀生的正是作為獨立個體之生命為擺脫焦慮及孤寂的危機體驗,尋求與外界各種形式的結合以恢復生命的完整性卻始終孑然一身的命運。誠如詩人所言:

                有人說,孤獨往往不是發生在一個人的時候。但孤獨恰恰是由於感到自己是一個人。而在一個人的時候,每一個驀然回首都是對生命的深入啊!

                那時你會明白的。你要明白:所有的在者都會背身而去的。

                ——《某日:與自己的潛對話》

                在當◥下生存空間,人類擺脫分裂性的欲望與分裂的必然存在間的矛≡盾日益突顯,由此造成的結果▅是,生命彼此靠近、尋求彌合的行動被★眾多外在力量阻隔,靈魂始終處於漂泊狀態,無法回到生命內部的自足原野得以安放,文明異化,機械與ω 荒涼統治著我們的時代。“如何在這種生存背景下讓生命能夠保持鮮活的本真,讓靈魂獲得安寧與平靜,應該是這個時代的宏大敘事背⊙景與思維所面對的審視對象,是生命抵達審美境遇的必經之路。”(《從靈魂的漂泊到生命的尋根(代跋)》)這是靈焚的生命追求,也是靈焚的審美追求。只有通過審美提煉與轉換人類在追求彌合■過程中遭遇的生命的分裂性,才能達到對這一生存困境的超越。或許,正是人類渴望超越自身生存境遇的本能,促使靈焚持續地追求著生命的本真與靈魂的安寧,也持續■地在他的散文詩創作中為這樣的追求找尋安放靈魂的新的彼岸。

                 

                 

                二、“返源”:回歸生命終※極

                 

                    靈焚的散∮文詩創作始終在探討靈魂的漂泊與救贖問題,時而站在精神▲的高地俯瞰,時而返歸生∞命之初,時而巡弋當下、匍匐在∮凹凸不平的大地上。無論是靈魂向宇宙深處、人類生命初始的原點返源,還是關註於現實的生存,他的創作無一例外都指向生命終極的拷問與探究。在《風景如海》中,靈焚以“海”為心靈喻象將其真實刻骨的生命體驗審美化,轉換為動態的心靈圖景,其中彌漫著有關“拒絕”、“距離”、“波濤”、“風暴”的漂泊感受與詩性言說,這也是其時作品的關鍵詞,而結尾多以一種迷惘、失落、黯淡的情緒作結,影射過往許多生命關系的破裂(如身在異鄉的孤寂、情感▂無歸屬、人類在現代化進→程中失去精神的伊甸園……)。此時,作者已表現出對復歸生命的原始狀態、重建精神的伊甸園的向往與渴望:“給㊣我一個夢吧!那欄柵應該是我們失去的森林,我們可以爬【上一棵樹,連遮羞的葉子都摘去,旁若無人地。”(《飄移》)隨著對生存、夢想、生命韻致思考♀的逐步深入,靈焚又在我們所居住的、充斥著各種各樣滿足人之生存欲望的技術與工具、卻喪失了生命最基本的自然性的時代中,愕然發現了現實中“遠方”的失去、遠逝:

                城市化的表情。信息化的脾】氣。全球化的性格。

                天涯就在身邊。即使有親朋好友遠遊,也在手機那一邊、QQ那一邊、skype那一邊……隨時擠眉弄△眼,兩情何止朝朝暮暮?

                那麽我們拿出什麽用來回憶?應該思念誰?有誰還是異客,至今々獨在異鄉?

                登高?居住Ψ的樓房並不低,或者office坐落大廈的高層,遠方就在伸手夠得著的←地方。臨窗萬家燈火,開門車水馬龍。

                現實,已沒有了遠方。

                ——《重陽·遠方》

                法國啟蒙學者伏爾泰說:“人類最寶貴的財富是希望。希望減輕了我們的苦惱,為我們在享受當前的樂趣中描繪出來日的樂趣的遠景。如果人類不幸到目光只限於考慮當前,那麽人就不會再去播種,不再去建築,不再去種植,人㊣ 對什麽也不準備了。從而在這塵世的享樂中,人就會缺少ξ 一切。”顯然,在靈焚的筆︽下,都市已被現代資訊和科技悄然無情地陌生化為情感的荒漠,人們沈潛於此在⊙的享樂與物化之中,生命的律動聽不到,遠方的渴求早已黯然,唯剩下方寸間的局促和狹隘,咫尺與天涯的顛倒,距離與空間的縮短和封閉,現代〖都市人陷入靈魂流離無依的危機之中。然而,靈焚並不是一個絕對的悲觀主義者,他仍舊渴望並相信一處“遠方”、一處心靈棲息地的確切存在,在《重陽·遠方》中他寫道:“當自己成了自己的異鄉。我們,除了相信有一個故土在遠方。”在靈焚的概念裏,“故土”是精神滋長的原點,是生命發源的始初;“遠方”則意味著超脫現實的理想空間的存在,是“詩意的棲居”,是生命前行的方向。由此,一種思路@愈加清晰可循:以審美觀照推翻、超ω越既有的生存困境,追求生命的彌合,擺脫生命的分裂性。“情人”與“女神”這兩個主體意象◇都被統攝於這樣的思路下得以¤誕生,在新的作品中,靈焚跳出了單純的意象抒情,他找到一種新的〒途徑與方式來展現其思考並為這種動態性意誌行動命名——“返源”。

                毋庸置疑,“返源”是靈焚內心系統的隱秘力量,它的提出一方面源於前文所述靈焚一直以來的生命追求與審美追求,另一方面則源於靈焚的世界觀與哲學素養。於文字中梳理靈焚的所思所感,會發現在其作品中時常顯現出關於“萬物同源”的觀念闡述:“這裏,一朵蒲公英在風的指縫尋找家園。一顆松果保留松濤的記憶從山頂滾落。生命的起源與歸宿,一種存在由可能①到現實,再由現實回歸可能……”(《空谷》)靈焚以萬物衍︼生消亡的規律道明生命起源與歸宿的對等,起源朝◣向歸宿,歸宿又返回起源。所謂“萬物同源”,萬@ 物始於同一本質,原點即是終極,而朝向生命終極的旅途就是“返源”。《返源》:

                橙色攜帶火種,黴綠色綿延肥沃的大地,而那些隱隱約約遊走的乳白水滴,讓一切種子氣息☆氤氳,在季節裏媾和陰陽的呼吸。

                正如從地中海、愛琴海邊上岸的歐羅巴,沿著邏各斯路徑回到始基,宣布萬物同源。

                抵達源頭,失散千年的兩朵雪花在一條江裏戲水,在你的色彩裏相■認相知。

                詩人信守惟有∮“返源”,恒久的生命之孤獨才會在自身中消融,分裂才會退居幕後;立身於強大的生命本源和對這個世界的愛,詩人不想說出他◣的糾結,以及“糾結的真相”——“讓真相留在真相裏”,基於此,詩人隨性虛構◆出烏托邦的未來填補他對宿命和遼遠的想象:

                這是∩一場未來的赴約,也許屬於宿ω命裏的某種真相。你領走了他為你備好的奢華,僅僅一次完美的綻放,讓〓他此後所有的春天不再豐滿。

                應該是美好的開始,應該是的。他們都這樣相信著。

                這些,當然屬於願望,即使它是一種信仰。

                ——《虛構一場春天》

                基於靈焚所固有的母性崇拜意識[②],女性在“返源”中仍是不可或缺的角色。靈焚賦予女性以造物主的神性,通過意識重建,使女子形象——這一並未確定其具體指稱的虛體成為“返源”的第∴一推動力,成為生命的本原意義與終≡極理想的對象化本質▃:“可你,卻如此輕描淡寫,告訴我,你只是盜來了阿爾卑斯峰頂的一朵№新雪,在沿途種植一些星光蓄水,營造一次晶瑩剔透↘的旅程。”(《返源》);“在源頭,一個東方女子捧著一朵初冬的雪在顏色¤裏受胎,用藍,描摹繁星們的初夜。”(《返源》);“這是源頭的火焰,讓我只增不減,只漲不消,只生不死;讓我們反復ω 確認的相遇消弭時間,直到為我敞開的空間歸零。”(《返源》);“讓我們在天地之間站立,峰巒般抱緊,尚未掛起樹葉的裸體沐浴幹幹凈凈的陽光,以花朵的姿勢,重新開始芳香四溢的吻。”(《返源》)在男女的愛欲結合中,“返源”的意義得以實現:即自然、人體、生命本質的╱交融,靈魂、時間、空間的絕對彌合。《虛構一場春天》:

                此刻,陰陽在〇反復相遇。時間凝固了,不再孵化下一刻;空卐間彌合了,不再為此處與遠方預留那些風聲路過的縫隙。

                時間不再挪動∞一步,空間不再分離。

                在靈焚的筆下※,陰與陽不僅是代表男人與女人的符號化意象,同時也向哲學領▲域延伸,具有更廣泛的哲學意義。陰陽多用以闡述互相對立消長、矛盾而又統一的運動中的動態平衡勢力,它們性質雖相反,但又和諧地處於一體之中。陰陽的結合,恰恰意味著生命的分裂性能夠得到消融,這也從另一個側面確證了女性形象在靈焚散文詩中出現的必要性。女性地位的躍然恰恰是現代理性進程中的傑作,靈焚從生命現象和人類學的層面跨越了它的局限,在他的審美體系中男女系抱樸合一關系,男性→在建設、破壞,女性始終是聖潔↑的救贖者——肩負著永恒的美和修復的意義,於“時間凝固”、“空間彌合”的生態中,人類從陰陽▃攜手的時空內獲得靈魂、精神與肉體的三重自由,在陰陽結合中返歸純凈的遠古天地,返歸最初的精神家園。

                生命的真正歸宿並不是關乎功名利祿和物質享受的自我滿足,而是要揭開生】命內核,在審美頓悟中完成對生命本體的超越,還原生命的本源意義,抵達生命真諦。“返源”,即是要恢復人類的詩性情懷,恢復生命的靈動與豐富性,恢復情緒的真誠、飽滿和激情,他“用色彩蔑視一切文字的表白”(《返源》),逃離現∏代社會的銅墻鐵壁、紙醉金迷,返回自然自在的原野,返回安放靈魂的家園。在源頭,生命抵達了終極的意義,人類將在永遠的彌合中獲得持久ξ的滿足:那些在源頭被孕育的人類,每一個都應該是你合格的情人。他們從此懂得愛,懂得萬Ψ物不是尤物,不是為了承受毀滅而降生。”(《返源》);“陽光成為」陽光,晴朗就是晴朗。雪山不再々成長樹木炫耀高度;雲朵領著綠草自由往高處行走;浪花短暫的一生,只在時間裏悸動;每一陣風過,只有經幡數著念珠,萬物不需要發出存在的聲響……”(《青海湖,穿越湛藍的相遇》);生命不再懼怕分離與死亡,因那朝向終極的旅途也朝向光明的始初:“只要白發長到三千丈,就不需等待了,剩余的〖時光都是雪飄飄。那時,過往的歲月都會在每一道皺紋裏回暖,朝著春天的方向,緩緩地流,薄薄地流……”。(《雪飄飄》)靈焚儼然尋找到對現實與精神困↙境的突∑ 圍路徑——反叛的主體意識,在時間與歷史ξ 中,物我置換、人我置換、自體置換,世態萬象中,屹立出一個互為陰陽、互為情人的“我”,他滋生不息,無所困滯、無所隔離,於蕓蕓縱橫變遷之所。

                 

                 

                三、在生活的劇場中探尋生命的主體性和審美性

                 

                靈焚將這本█集結精選性質的散文詩集命名為《劇場》,既有現場感,又凸顯了生活與藝術的質感。“劇場”首先是藝術表演的場所,劇場中上演著真相、假象、想象,以及比真相還真實還讓人確信的真相;其次,劇場一定是時間和空間兩個維度交叉的場域,這裏,歷史可以被拉近,現實可以被推遠或被〓豐富化立體化,冷淡可以變得親近,熟悉轉身為陌生……置身其中,每一位觀眾可以觀看和尋找自己不同的面相;再次,劇場是多維融『匯的場域——真實與虛構,當下與歷史,此在與未來,自我與他者,他與他者……縱橫捭闔,無所不包。此外,靈焚在組詩¤《劇場》中運用□了多重隱喻和象征色彩:劇場本身就是一個豐富的隱喻,它隱喻人在有形的局限◇中被約束了生存的自在和生命的敞開宿命;其次,劇場裏上演著生命個體的自我問答,自我與他者、他者跟他者的對話、行為生發的表演,走進其中,每一個人都既是傾聽者又是發聲者、既是演員又是觀眾,它構成了生命場域中的看與被看以及角色、身份的復雜置換。在圖像化時代,現代大眾電子傳媒的迅速擴張所導致的直接且重要的後果就是其ぷ對語言為載體的︼文學產生了嚴重的沖抵,由此德裏達在《明信片》中提出了“在特定的電信技◣術王國中,整個的所謂文學的時代將不復①存在”的咒語式論斷,比之甚重的是西利斯·米勒提︼出的“文學終結論”。當現代電子媒介使“文學性”越出傳統的文學領域而向經濟領域、大眾日常生活領域擴展時,傳統意義的文學已然面臨致命的挑戰。劇場的藝術形□ 態,恰恰是對圖像電子資訊的有力沖擊和解構。不管劇場這一命名多麽富有張力和涵括性,在上述提及的層面之上,靈焚最為焦灼和關註的是生命的主體性的確立問題。與上述眾多已經意識到的問題比照,詩人最∮為憂思的是在生命現場中,人被事件↓和行為消解了主體的完整性之後所致的主體性缺失——有時代所致、有個體迷失自我所致,《傷口》對主體〓性的失所發出了溫情的呼喚:“向童年借來一縷炊煙,你要讓這座城市回到溫情的角度。”可是,中國人曾經饑餓怕了、窮怕了,出於對饑餓和貧窮的恐懼,人們不再關註ω精神世界,出於物質生命極大◣豐富的轉變,人們忘卻了美好的願景和靈魂的訴求。這導致商∩業的誘惑最終得以淹覆現代人靈魂的疼痛和願想,如同失去重心的齒輪在滑坡下奔跑,飛速旋轉的欲望,使主體生命無法停下步履,直至陷入空洞麻木中,流失生命追索的方向與本初的情懷:

                這是一種絕癥,只能在借來的炊煙中延命。

                自從搬到郊外的別墅區,你企圖繁殖炊煙的數量,卻發現炊煙中潛在更大的商機。

                從此,忘了傷口,為自己的天賦得意,直到忘形還沒有忘記繼續得意。

                ——《沒有炊煙的城◢市·傷口》

                靈焚∞準確地捕捉到“飄移”一詞,用它來形容遠離∴生命之光普照的現代人在商品化時代中主體性的搖擺飄忽與混沌、自我▅消沈的狀態,頗具深度與明晰度:

                這是什麽地方?山不像山,海不像海,鳥聲已經絕跡。還記得那一次我隨你暈眩的目光升起?

                這是高原嗎?垂下的四肢如絕¤壁蒼蒼茫茫。

                鐵門的響聲在遙遠的地方滾動,我是被這聲音驚醒了嗎?

                在眼睛睜開之前總要回憶點什麽思考些什麽吧!可是大腦混混沌沌,盡是千年無人打掃的風塵。

                以手加額,霜雪從心底漫卷而至。額上佝僂著無數男人和女人卐聖潔的肉體在呻吟。

                那個富足的股票經紀人餓死在神秘的塔希提島上,呼喚世界始終沒有╱回聲,晝夜成為一幅空前絕後的謎。

                就這樣閉著眼睛飄移吧!管他從哪裏來,到哪裏去。

                ——《飄移》

                除卻商業誘惑對主體性的綁架,靈焚還◆犀利地諷刺了現代社會娛樂界的明√星們被輿論牽制、為聲譽和利益而活的可笑與悲哀:

                一整天,我們用散發油墨味的報紙裹起赤裸的肉體,走過一條一條霓虹燈布滿的①街道。我們攜扶著,最後走進豪華的劇場。

                吉他沿著打擊樂器的叮咚錚蹣跚走來,雲朵自您臀部一團一團升騰,腰扭成彎彎曲曲一條河。玻璃球旋轉起來了,繁星如流螢飛滿我披長茅草的肩邊。

                舞臺是迷人的,吸引演員也吸引群眾。

                該輪到你表演了。我們很得意,以追光燈壓迫你,贊美的掌聲僅僅為了掠奪你的豐采,並任意把你撕得↑粉碎。

                你⌒ 是無法掙脫的。我們在你的深處,騷動你的情緒,激昂,激昂,激昂……

                ——《飄移》

                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主體性的獨立和在場,然而媒娛時代,娛樂文化泛濫,藝術被流行褻瀆,主體意識讓位給大眾,文化充其量停在表述層面,多少▓人在嘩眾取寵,多少人在千金買笑,多少人席卷於紙醉金迷的騷動消遣之中?詩人的憂患那麽蒼涼無奈深重,亦如當年德布雷對很多知識分子淪為追逐名聲的動物的憂慮一樣。根植於對現實的反思和主動的使命感,2013年,靈焚一改以往的風格創作了一組別具寓意⌒的作品《新聞短訊》,這組作品戲謔而又現實、充滿反諷的意味卻不失曠遠的憂患,拓展了散文詩關註現實時弊、介入當下生∏活的藝術手法,他以新聞聚焦的視點和快訊方式,片景式集合了當下社會最引人關註的新△聞焦點和時弊問題,頗具時代感。他寫火」葬場、留守兒童、底層生活、買車搖號、不安全食▼品、霧霾、下崗等問題,好聲音、星光大道、爸爸去哪了等時尚流行節目,知識、文化被※邊緣化,以及明星商機、雙規、潛規則、蝸居、熱點八卦新聞、為房產假離婚、空巢老人等等:

                今天天氣,PM2.5 正在不斷刷新峰值:北城300,西城400,東城500,東南城、南城已經無法檢測……

                哈哈,親愛的霧霾,托你的福,又一家醫院把太平間搬到地下停車場。

                ……

                好聲音,好歌曲,草根們的星光大道……

                真本事的大舞臺,今夜,多少人陪你一起淚飛?

                音樂真好,夢境有價,大舞臺的夜色正在升值。至今↘為止的孤獨,待價而∑ 沽的日子,可以按重量明碼標價了。

                即使我不〗是明星,但爸爸或者媽媽是明星。爸爸↙哪裏去了?因為爸爸是明星。明星明星,拓展商機的媒體盯上了明星●的遺傳基因。

                ——《新聞短訊》

                    所謂現代性的危機,就是文明之後為何出現荒昧,進步之後緣何出現倒退的問題,幾百年前西方的盧梭㊣這樣問,幾百年後中國的詩人們依然這樣問。用傳統審美改變現實已然很困難了,而與現代大眾傳播媒介不可剝離的“娛樂化”,正深刻地改變著現代人的基本生活方式,在流行趨勢中,大眾媒介文化吞噬了一代人的自主選擇性——人們心態扭∑曲,尊嚴蕩然飄遠,膚★淺成為標簽,一個時代空疏的悲哀被詩人赤裸裸地呈現無余,面∏對都市人的處境以及與之相應的文化心理現象詩人發出:“悲哉!此情何堪?/悲哉!此生何堪?”(《新聞短訊》)這一痛徹慨嘆,不由得讓我聯想到尼爾·波茲曼的名著《娛樂至死》。在靈焚△近年創作的不少散文詩中都可以尋訪到《巴黎的】憂郁》的影子[③]我們可以權且稱之為當代中國的憂郁,在¤這些作品中,人生如劇場、城市如舞臺,人與物都被經濟繁榮的時代和繁華的都市異化,面目全非。詩人對現代都▲市有自己的糾結和痛楚,更有睿智的批判和反省,這在其2013年創作的一組散文詩《沒有炊煙的城市(選章)》中可見一斑:城市的運輸如同疲於奔命的螞蟻——一車一車的夜晚呀!也不管這裏是不是裝得下,反正繼續◣運,不停地運,運①到時間也成了一堆廢鐵,斷電了,熄火了,終於不再喘氣了……/腦ぷ血管堵塞了。心肌梗死了。/送走螞蟻之後再搬運夜晚◤的這只螞蟻也死了,終於不再是螞蟻了。”(《都是螞蟻》)隨處充斥著秀色可餐的都市卻陷入饑餓——“一種單一的饑餓順著下水管道,向整個城市的每一家、每一戶私奔。/饑餓⊙在傳染。”(《遇到章魚》)沈迷享樂與肉欲的都市人一夜過後筋疲力盡,心靈空虛無依——“此時,一群身體肥碩、四肢卻骨瘦如柴的蜘蛛,正陸陸續續爬出夜總會、酒吧、豐乳肥臀的按摩房。/月色正好,霓虹燈在↑身後逐漸昏暗。/河床正在龜裂。等不到楊♀柳岸,蜘蛛們已經精疲力竭,就地伸出毛茸茸的四肢收集露水,補給一夜之間徹底幹枯的河流。/曉風習習,卻聽不到↓水聲回響。”(《蜘蛛》)在攝像頭、電子產品等冷漠的看與被看中,病態的心理危機四伏(《病態》);網絡的虛擬空間更換著人們的臉,每個人的出場都帶著詭◣異的面具,誰也不知道面具下真實的臉,直∩至在面具的偽裝下丟失了真實的自己《他人的臉》)……青春、熱情和勇氣都被支付殆盡,那麽窗外還有ω什麽?(《患者》)置身沒有隱私的都市,每個人在現代生活中都身患病疾,人們自動與被動地選擇遺忘,“忘了傷口”(《傷口》),不去抵抗,“不承認孤單”、“漂々也是一種選擇”《(你不承認孤單)》。所有的問題和癥狀正悄然被傳染,“植物也患流行病”(《流行病》);生命在荒蕪和黯然中不斷地消失,憂心於意義的確實、主體性的消解,詩人唯有反復地自我敲擊和警醒自身。他承認宿命的偶然,卻無奈於沒有反抗與覺醒的被動;他在“看”與“被看”中保∴持清醒,卻無法改變事件發生過◤程中的碎片化;他試圖在生命劇場中重構現實的審美性,卻時而①迷離於“返源”的歸途路向。如此地糾結、掙紮、分裂、自嘲和重構,詩人以理性對話存在、經驗,穿越了重重場域的圍困,秉持燭照心靈的蠟炬,詩人最終以反現代的抉擇☆對抗物質現代性的種種問題。可見,靈焚對現時代的境遇、都市的生活、生命劇場的描寫和隱喻富有濃郁的理性批判精神,其清醒之處在於他以對話的姿態書寫,淡化對抗帶來的激進和單一☆,這一現代性【的反思頗近似於埃德加·莫蘭的觀點:“歐洲文化在把理性作為自己的主要產品之一和最大的生產者的同時,保持對理性以外的其他思想的開放【、並且超越理性,批判和否定理性。歐洲文化的深刻特性並不僅僅是使理性被解放√得到了自主地位,更是造就了‘對話’的體系,在這個體系中理性成為◣一個不斷演變復雜的角色,它和經驗、存在、信仰進行◆著對話和對抗。”[④]

                 

                 

                結語

                 

                長期以來,靈焚“本於性情之真”[⑤],將哲學、美學與詩學深度融匯,他善以情感豐沛的語言、內涵多指的意象、邏輯緊密的結構編織關乎生命與夢的哲學命題,尋求靈魂的救贖與安放,重現靈魂的烏托邦,其間洋溢著蓬勃而流動的生命熱力。值得註意的是,詩人並沒有放棄對生命現時意義的肯定№與追求,他欣賞靈魂需具有堅實的硬※度,“應該學會省略路途的磨難”(《果實的時光※》),“沿著高ㄨ遠的誌向馳騁,到達心靈所能到達的地方。”(《回聲四起·長城,或者與家園有關》)同時,他深切地懷念著逝去之美↑,古典與現代的結合使其作品流露並釋放出唯美、沈默、高貴的氣質,以及文明、堅持、漂泊的氣魄。[⑥]

                在當代散文詩界,靈焚確是↘一位旗幟性人物。除於創作方面的求新求變外,他還傾盡心力推動中國當代散文詩的發展與理論建設,致力於改變當代散文詩的現有境況與存在姿態,以期登上新的高臺,其文采⌒斐然、洞見叠出的著述文章中包含著☆對散文詩朝聖般的熱愛。誠如詩人自己所說:“越是靠近她,就越感到她的〖高光炫目,她是那麽神聖與高貴,只能膜拜,不可╱站立仰視。她,顯然已經成為我的個人宗教,是我匱乏年代、枯燥歲月、寂寞日子的精神避難所▼。為此,即使需要√我在生活中租賃時光,也要向她朝聖。猶如那些藏傳佛『教信徒,罄盡畢生,都用在朝聖的路上。”(《在碎片裏回溯》)[⑦]

                最後,反觀本文的題目,我想說:個體生命的逆流返源,與現代性√的當下感悟和未來展望[⑧];生活被放置在生命劇場的整體規約中,與歷史的碎片[⑨]、時光的碎片、日常的碎片以及生命的偶然、短暫,這兩對本是充滿張力和悖論的對象,卻被靈焚巧奪融匯,他以堅執的主體性,以穿越的靈動,立足當下,往返於人㊣ 類的原初與未來[⑩],他時刻秉持著散文詩〗文體寫作的審美性指向——審美救贖、拒絕平庸、寬容歧義、審美反思,在當下多向度的思●考、思辨中,完成了生命探究旅途征程上終極的關懷、凝註、堅守直至去完成突破。

                 

                2015111 花園村

                 

                註:本文是省部共建人文∑ 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項目《新時期三十年新詩研究的回顧與反思》(2009JJD750015)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孫曉婭,博士,首都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副主任、專職研究員。 

                 

                 



                [] 北京燕山出版社20149月版,該散文詩集中的第一輯為靈焚近年創作且從未發表的作品,其余為80年代至今發表過的作品精選。

                [] 從“情人”到“女神”,可從靈焚的散文詩創作中提煉出一種極為★明顯的母性崇拜意識。女性是ω 其主要的抒情對象,在邏輯與思維的遞進中,在情感與審美的升華中,女性逐漸脫離一般意義而具備了神性,上升☆為母性之神。這種“母性”,是作為生命之源的審美化精神而存在。

                [] 學界普遍認為,波德萊爾是將美學現代性同傳統對立起來的始作俑者。波德萊爾】認為:“現代性就是ξ過渡、短暫、偶然,就是藝術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變。”見【法國】波德萊爾:《波德萊▼爾美學論文選》,第485頁,郭宏安譯,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7。這句“自相矛盾”的名言發表於18631126日的《羅加羅報》。不可忽視的是,在很多現代性研究專ξ家(例如齊格蒙特·鮑曼)的著作中隨時都潛藏著波德萊爾的影子,雖然詩人那些“惡之花”式的狂放言辭,根本就無法被看作是對現代性的理論判定。

                [] 【法國】埃德加:反思歐洲,56頁,康征、齊小曼譯,北京,三聯書店,2005

                [⑤] 這一點與明代中期重要的詩人、詩論家、哲學家陳獻章頗為相似,陳獻章身兼多重身份,創作“不惟篇什繁復〖”,且具有◎獨標一格的藝術成就。

                [] 靈焚的散文詩中交♀融著本雅明所說的傳統藝術的“韻味”與現代藝術的“震驚”,在本雅ㄨ明的論述體系中,所謂韻味是指傳統藝術中特有的時間地點所造成的獨︽一無二性,它具有某種“膜拜功能”,呈現為安詳的有一定距離的審美靜觀。相反,震驚完全是現代經驗的體現,呈現為突ξ 然性,詩人顫抖、孤獨和靈魂分離。詳見【德國】本雅明:《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作品》,王才勇譯,浙江,浙江攝影出版社,1993

                [] 誠然,一直以來,有些讀者說靈焚的散文詩很難讀懂,太深奧,這讓我想到德國的詩人保羅·策蘭,他喜歡將事情復雜化,他曾經用植物作為一些特定事物的隱喻,比如會找一些生長在集中營附】近的植物,然後通過對它們的描寫來揭示一段歷史。對於不了解這段歷史的讀者,根本就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麽。曾有一位德國的文學評論家對♀保羅·策蘭說:“你到底想說什麽?”策蘭很聰明地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你就一直讀吧,讀到你讀懂的時候就自然明白了”。某種〗程度上說,閱讀靈焚『的作品也需要調用這種精神。

                [] 這一點讓我想到現代性的動力的一個主要來源——時間和空間的分◣離。

                [] “碎片”與“裂痕”、“消散”、“幻象”、“危機”、“困境”、“悖論”、“批判”、“隱憂”、“終結”等組成了一個“具有某種磁力線的符號場或概念場”(韋爾默),與這些詞語相伴相生的是人們對現代性的Ψ惶惑、無奈、焦慮、恐懼、癡迷,但這些情緒在靈焚的散文詩中比較鮮見。

                [] “現代性內在地是指向未來的”。引自【英國】安東尼·吉登斯,《現代性的後果》,第155頁,田禾譯,江蘇,譯林出版社,2000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於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大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